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业务范围:企业品牌形象VIS设计、标志LOGO设计、商业品牌空间设计、环境、空间导视系统设计、书籍装帧、海报、企业宣传册、画册折页等设计及印刷、包装设计、网页界面设计 --我的邮箱:gongchendesign2013@163.com QQ:415601664 手机:13032988027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gongchendesign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艺术之 -- "有所谓艺术"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

2007-11-22 00:17:04|  分类: 设计观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转载)有所谓艺术     吴家骅

        我年纪轻的时候画过几天画。那是文革后期了。没多少事好干,只是觉得绘画还有趣,与自己的这条小命有点关系。画画是个让人上瘾的事。一旦技法上有点心得,加上别人夸几句,再混上个全国美展什么的,自然觉得很“爽”。年轻人不能有这种“爽”的体验,一旦有了,可了不得。以为自己有了事业或许所谓才气,于是,便迎来了自己的艺术生涯,更以为自己艺术了起来。事隔多年,我又去了一次英国,大伙说这是留学,那就是个洋插队,苦死了!最大的问题不是语言问题,也不是所谓学术问题,而是“穷”!穷使人觉得不安全,还可能影响人的自尊心。当时,我又想起来画画,可这回可没那么多艺术的念头,只是凭借点基本功,画几张画,顺便教洋人舞弄几下笔墨,挣点碎银子,让自己莫太穷。那会儿,谈谈艺术之类的话题是可能的。而内心里想得更多的是:维持下去,在别人的地方尽量有点尊严地活着。回国了,成海亀了,我立即扔下了画笔,一停就十几年!也不知是为什么。现在,我才明白,那些年的画画生涯实在是太懵懂,而且太不艺术了。也难怪丢了不可惜,去了不在乎。

  前些日子,有人告诉我,吴冠中在谈艺术,又有人出来抬杠,言语之间还蛮传统的。留意了一下,吴冠中真是在谈自己的体会,而那个抬杠的几乎是在瞎说。我们的舆论可以自由,但是我不主张自由地瞎扯。因此,我有些所谓艺术的话要说,以提醒列位中学都唸不好的画匠,自个儿混混就算了,就别再坑人了。

  在今天,在我们谈所谓艺术之前有四件事要明了一下。

爱迪生发明了电灯泡,从此,太阳落山而不用灯笼、火把,大伙的眼睛都能看得见,方便了许多;二是青霉素的发现,据说,因此而人类的寿命平均延长了30年;三是国人袁隆平的水稻杂交技术,人们不饿肚子的可能性大了许多;最后是美国佬60-70年代开始搞到今天的、全世界的互联网技术,弄得信息满天飞,谁也别瞒谁,世界于是大同小异了起来。

相比之下,我们这些俗人真是得了不少好处,我们自己的那点小执着自个儿当事就得了,真不该自己没闹清楚,就不断地放大,还要强加于人。

  我的确看不上那些言必称传统的人,这些人没创造力,为了自己的小小的既得利益,把着门槛犯横,其实,他们就是传统的蛀虫!要知道,任何优良传统的核心就是革新与创造,“似我者亡”的道理怎么就记不得呢!?这也正是当下许多人画画的面貌大同小异,聚到一起凑门户,排座次、讲出身、唱校歌的原因。这些人,总是生活在回忆中,本来是苦出身,一旦熬到个位子,有了话语权,便恶了起来,还特别费口粮。中国画的传统是什么?相互抄着再传下去就叫传统?近亲交配是要出事情的,如此简单的常识都没有?我认为,这伙为数不多,喜欢鼓噪的人营养不良,单个站立不起来,只好就抱团,利用有限的公共资源搞,搞个“某某画派”。以前,我觉得可笑,到了信息时代的今日,我便觉得他们多余,不就是想造点名气、组织个传销团伙去买个画么?至于要死要活吗?人家吴冠中就不一样,单挑,能独立思考,离艺术近一点。

  画画与搞艺术之间不能简单划等号。艺术也不是你想能沾边就能沾边的。能通过绘画过程去搞艺术的大体也只有两种人。

 第一种人是那种压根就不知道传统意义上的理性为何物,甚至,可能是个“黑洞”。约定俗成的绘画习气对他们也没有任何约束。人生与世界对于他们来讲可能都是极为感性。他们甚至能用自己的身体、以至生命与艺术对话。与这个世界的和谐与对抗是以生命为代价的。他们活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中,只与上帝窃窃私语。是那种既孤独又自信,既脆弱又充满活力的生命。梵高的太阳就是他那个太阳; 田野就是他那个田野。我们怎么可以认为他在搞所谓美术,他是在与上帝对话,与自己的心灵窃窃私语呀!再说一下顔真卿的“祭侄文稿”。因为他动了情,这篇字才如此来神。不經意之间,書法家进入了极高的艺术境界,比他的楷书动人。因此,那些写出来卖的,拍马屁的只是些“卖艺”的玩意,艺术何来?

  第二种人就相当不同,他们是不想明白就什么事都做不了。这种人,不管世道如何,总是独立思想,艺术创作的冲动来自于表达的是自已的思考成果要求,他们颇有点哲学家的意味。现代西方人中有一个叫蒙特里安的,很值得研究。他认为:原色与完美的数学关系是艺术創作的核心内容。搞艺术就是去理性地处理好这些关系。于是他籍此开創了上个世记初的西方现代抽象艺术的先河,他的艺术生涯如同哲人一般,形而上学地实现了自己的艺术理想。中国清代,有个渐江和尚。其山水极为不同凡响。他的山水没有废筆,面貌冷俊,极为理性,不像那些在宣纸上一碰运气的画匠。说到底:极感性者、极理性者才能沾艺术的边。然而,能做到的人极少,大多数搞美术的太俗,知性不足。无论你是剃光头的也好、留长发的也好;无论你是着唐装还是穿西装;也无论你是来自于什么流派或是什么机构,说得好听点,称你个业余的爱好者:说难听点,就是一群混混,混混一群。当然,我并不反对诸位五花八門地搞点什么美丽之术,人生自由嘛!但是,如果以为这就是搞艺术,搞熟练了就以为自己还是权威,团伙有了就犯横,那就大錯特错了。

  当然,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。只是,最近乌鸦与麻雀多了一点,嫌吵 . 我便不得不说几句。

我是个一見写文章就烦的人。然而,又逢国庆,七天可以不上班,便将平时想理论一下的事整理个文字出来,自己看看,朋友看看,顺便给大伙说一声“人在呢!”。

 

吴家骅,

       生于1946年,湖北人,

       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, 获南京工学院硕士和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博士;

       曾任教于南京工学院建筑系、中国美术学院环境艺术系;

       现任深圳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。

       吴教授长期从事建筑理论与建筑创作研究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6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